古浪昌松瑞石:砥礪風節誰可似

發表時間:2016-08-24 19:08:37  來源:

  

 

  昔日古浪峽鐵柜山下的“昌松瑞石”。(翻拍)

  

 

  被移至縣城安置的“昌松瑞石”。

  

 

  險峻異常的古浪峽。(王文元攝)

  昌松瑞石,又名甘州石,也叫“甘酒石”、“育嬰石”、“催生石”、“支山石”,位于古浪城外約7公里的古浪峽中。“屹然突起,如崇臺巨屋”,現被移至縣城在建金三角廣場安置。

  在我的書桌上,擺放著一枚朋友送我的石頭,它為千層巖,橫向層狀紋理層層疊疊,似流云般飄逸,一直是我的心愛之物。

  賞石之風自古有之,古人講究“瘦、漏、透、皺”,后來又加入“清、丑、頑、拙”,現代人又要求“奇、秀、險、幽”,賦予觀賞石特別的情趣。傳統賞石作為一種縮景藝術,在文人士大夫心目中有一種歸隱山林、孤高清標的出世寄托。但我覺得有時欣賞書案、多寶格、廳堂乃至園林中的奇石,見識所謂的“小中見大,芥納須彌”,不如去戶外,去四野,在大自然中將身心融入石中意境。

  先前在西部地理的采訪中,曾先后到實地見識了通渭“黑石頭”、靖遠“獨石頭”的遺忘于繁華、超然于塵世,對尋訪聲名更大的“昌松瑞石”我更是充滿期待。

  從天祝安遠鎮到古浪縣城長約28公里的峽谷,唐代稱洪池谷,古浪峽就是它的下端即十八里堡至古浪縣城約12公里的山峽。在古浪峽最寬處約250米,最窄處約20米,東有高峻崢嶸的鐵柜山,西有懸空欲附的滴淚崖(也作跌落崖),兩山隔河對峙,壁立千仞。

  清初古浪知縣徐思靖以《危巖墜險》為題,賦詩贊此峽:“蜀道之難過上天,我今獨立秦山前。崖崩石墜不可數,鳥徑插天天與伍。谷中仄道車馬通,盤旋百折如游龍。山下灘聲險成吼,一夫當抵萬夫守。”明指揮王國泰曾題“山川絕險”四字于滴淚崖。

  “山川精英匯為至寶,乾坤瑞氣結就奇珍”。這塊據說關聯了大唐氣運的昌松瑞石原來就棲身在就在鐵柜山下,109國道的東側。

  在鐵柜山下,我們找到了“昌松瑞石”的原址所在地,舉目四顧,那兒只留下“昌松瑞石”的大理石碑一通和涼亭一座,不見了它的身影。往來蘭州武威的人們想要在翻越烏鞘嶺,穿行古浪峽后,在這里作詩意地停留,是再也不可能的了。

  品味“昌松瑞石”的悠遠歷史傳奇,是很愜意的事。

  唐貞觀年在間,這塊石頭的出現曾驚動朝野,并被冠以“瑞石”之名,用大段文字載入《舊唐書》、《新唐書》等史冊。

  “昌松瑞石”在《新唐書·太宗本紀》明確有載。唐貞觀十七(643)年八月,唐太宗與群臣正為立太子之事舉棋不定時,涼州刺史李襲譽上書太宗,昌松縣洪池谷天降瑞石,上有“高皇海出多子,李元王八十年,太平天子李世民,千年太子李治”等88字奇文,一時轟動朝野。太宗當即派禮部郎中柳逞“馳釋復檢”。太宗聽柳逞復驗所奏屬實,確信“天有成命,表瑞貞石”,于是年十一月初三日,遣使特帶玉器絲綢,前往涼州昌松洪池谷進行祭祀。同時,因涼州獲瑞石,下詔大赦涼州。“昌松瑞石”的出現,徹底打消了太宗顧慮,下詔立晉王李治為太子。李治從此在太子寶座上高枕無憂地做了六年皇帝夢。貞觀二十三年(649)太宗去世,李治登基,廟號高宗。

  看來“昌松瑞石”上的天文不僅證實了“太平天子李世民”,還預言了他的繼承人為“千年太子李治”。作為天子的李世民,怎么能只相信自己是“真命天子”而不相信李治是“千年太子”呢?“昌松瑞石”的出現,徹底打消了太宗的疑慮,保住了李治太子地位不受動搖。貞觀二十三年 (公元649年)唐太宗死后,李治即位,他就是唐朝在位時間最長的天子——唐高宗。

  唐太宗父子以“昌松瑞石”為天降祥瑞并不稀奇。就像某些專家推斷的那樣,“昌松瑞石”也許不是天意,更像是長孫無忌的人謀。

  祥瑞意識、祥瑞文化已深深地植入中國人的生活中,以至于具有凡物皆可為祥瑞的特點。祥瑞對于中國人而言,就像水之于魚、天空之于鳥、空氣之于人。對封建王朝的天子如是,對紅塵中的升斗小民亦如是。老百姓在這顆巨石上也有自己的心靈寄托。

  在古浪民間傳說中此石為“甘州石”, 看到古浪苦焦的土地,想堵住石門峽蓄水為百姓造福,就從甘州(今張掖)飛至古浪峽,被人識破,遂墜地不行。《 甘肅名勝辭典》“甘州石”條載:“甘州石……系一天然大隕石。”此石還被稱作“甘酒石”,以此石屑釀酒,其味香醇無比。明朝刑部郎中陳裴還專作了一首三十二句的四言詩歌《甘酒石頌》,極贊甘酒石之“甘”: “維石巖巖,厥德則甘,甘性溫厚,甘體滋涵……”清人許蓀荃也有一首詩詠唱甘酒石:“片石巍然峙道邊,易名作頌到今傳。葡萄釀熟渾無羌,此物真宜近酒泉。”傳它又叫“催生石”,相傳涼州有一個農家女被知縣抓去獻給昏庸的皇帝,皇帝只寵幸了一夜,便棄之冷宮。姑娘惦記父母便用首飾買通太監,逃回故鄉,行到洪池谷,腹痛難行,分娩期到,痛了幾天未能生出自己的小寶寶。她想既然別人能懷孕,我便可以催生,果然一摸便生了自己的小寶寶,所以人們又叫它是“催生石”。

  在《甘肅名勝辭典》“甘州石”條載:“甘州石……系一天然大隕石。”說它是天然大隕石,很想知道它的依據。

  在熱心人的指點下,我們在古浪縣在建的金三角廣場,見到了這塊長約6.4米、寬約6米、高約5.3 米、重約400噸的巨石,在它四周搭著腳手架,垂著綠色絲網。圍著“昌松瑞石”,我從四面打量,還跳到它的基座上對每一寸石壁細細甄別,那88字的奇文沒有留下一點印痕,就連許多人提及的“甘州石”三個大字,也遍尋不見。

  通渭“黑石頭”經過天火焚燒的錘煉,靖遠“獨石頭”浸潤著將軍們的沙場情懷,“昌松瑞石”還在古浪峽時,與香林寺、鐵柜山、滴淚崖構成了古浪峽密不可分的人文自然景觀,而現在沒有了峽谷山水雄闊的背景,“大隱隱于市”,它似乎真的有點落寞。

(責任編輯:謝 靜 來源:)
葡京的网址打不开-澳门葡京网站打不开_官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