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威漢代醫簡 時代最早內容最多的原始醫學文獻

發表時間:2016-08-24 19:08:36  來源:

  

 

  旱灘坡醫簡出土遺址

  

 

  張延昌為病人診治

  

 

  旱灘坡古墓近照

  

 

  武威漢代醫簡注解

  

 

  武威漢代醫簡

  武威柏樹鄉下五畦村旱灘坡發現的東漢墓葬中,清理出醫藥簡牘92枚,其中記載各科方劑30多個,涉及內科、外科、骨傷科、五官科、針灸科等。醫簡的出土,引起了國內外考古學家、歷史學家、文字學家、中醫學文獻研究和臨床工作者的極大關注。尤其是近日以來,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又發文著力打造甘肅中醫藥文化品牌,將武威漢簡醫學城(雷臺園)作為全國中醫藥文化宣傳教育基地進行建設。由此,社會各界人士一時紛至沓來,紛紛尋訪。

  旱灘坡

  葬著一位漢代老中醫

  10月下旬的一天,記者一行踏上了尋訪的道路。

  根據向導介紹,武威醫簡,最早發現于1972年11月,當時是武威柏樹鄉下五畦村村民在旱灘坡興修水利工程時,發現了一處漢墓,經由當時的武威縣文化館、甘肅省博物館的發掘、清理,最后發現了醫藥簡牘92枚。

  車子在柏油路上疾馳,首先映入記者眼簾的是一望無際的黃土地。

  旱灘坡墓群地處武威市西南沿祁連山北麓的一片灘地上。墓葬分布面積較廣,東起金塔河,西至西營河,地跨柏樹、松樹、紅星、西營4鄉,寬約1公里,長約20公里。這片灘地,地勢較高,終年干旱,草木難生,因此人們稱它為旱灘坡。千百年來,人們把這里看成了安葬陵墓的理想圣地,從西漢到明清,在這里形成了綿延十多公里的旱灘坡墓群。

  車行至現場,記者一行看到的是一掊掊黃土。再尋再找,見到的卻是一片片殘瓦。隨行的向導用遺憾的口氣說,當年發現的漢簡土墓可能由于時間太久遠了,所以墓地已經被黃土掩埋了大半。時至今日,只能依稀推測出墓室大小和結構。在此漢墓周圍,分布著大大小小數十個墓葬。據此分析,這里可能是古人的公共墓地,很可能與武威漢代醫簡墓主人相關的墓葬分布其中。

  隨行的專家介紹,武威漢代醫藥簡牘的成書年代在公元一世紀左右,根據隨葬物品推斷,該墓的主人是一位年逾七旬的老醫生。這位老醫生,是一位懸壺濟世、具有豐富行醫經驗的醫學人士,他把行醫多年的“經驗”記錄簡中,并讓它們埋于地下,相伴長眠。

  一陣風吹過,卷起塵土無數。拂塵嘆息間,眾人揣度著兩千多年前那個物產豐富,人流如織,商旅往來頻繁,文化興盛的武威古城,端坐著一位年逾七旬的老中醫,他正在把診號脈,坐館診治。……

  漢代已有較完備的

  中醫藥體系

  武威漢代醫簡目前被鑒定為國寶級文物。該醫藥簡是我國年代較早,保存形式最完整,內容最豐富的臨床驗方著錄。它反映了我國早期醫學水平和中醫臨床治療的真實情況。同時,它反映了漢代的醫學水平,說明漢代的臨床理療,已經具備了較完備的科學體系。

  武威市博物館館長黎大祥介紹,這批醫藥簡牘共92枚,其中78枚被定為國寶級文物。簡牘為松、楊兩種材質,長23-23.4厘米,寬0.5-1厘米;簡身明顯留有上、中、下三道繩痕跡。簡寬1厘米的共41枚,呈黑褐色,右側刻有三角形鍥口,以固定編繩。簡寬0.5厘米的共37枚,呈淺黃色,保存較好,字跡清晰,除2枚外,皆無鍥口,一簡書“右治百病方”尾題。簡文內容相當豐富,它包括了臨床醫學、藥物學、針灸學及其他內容。在臨床學方面,不僅有對疾病癥狀的描述和病名、病因、病理的記載,還保存有許多治病的方劑即“治風寒逐風方”、“治久咳逆上氣湯方”、“治金創止痛方”、“治婦人膏藥方”、“治目痛方”等共30多個,計有內、外、婦、五官、針灸及其他各科內容,保存非常完整。

  黎大祥講,簡文還對藥物的炮制、劑型以及用藥方法、服藥時間都有詳細的記載。從簡文內容整體來看,有以下幾個特點:其一,該醫藥簡包含了“辯證施治”的法則。與武威簡牘時代相近的張仲景提出的“觀其脈癥,知犯何逆,隨癥治之”的觀點不謀而合。其二,簡文中所載的藥物共100多種,充分說明簡牘在某些方面反映的藥物學內容,較《神農本草經》有所發展。其三,簡文中針灸內容雖然比較少,但關于針灸穴位及刺療禁忌的幾枚木簡,尤為中醫學界所珍視。

  醫簡反映中國目前

  最早的藥品零售記錄

  “兩千多年前,武威城是一個交流頻繁,人員往來如織的地方。城中店鋪林立,城外有諸多士兵駐守,軍隊中當時已經有軍醫官的設置,這些醫官來自全國各地,也有武威城本地的醫官。他們隨身攜帶國家太醫院頒發的驗方集,以便為士兵診治疾病。當時在城中,還有坐診的醫館,這些醫館還經營大宗藥材的采購與經銷。城中的富戶,養有多名奴仆,經常需要購買很多藥材;城外,商人們來來往往,為武威城送來大量的商品,其中就包括很多藥材。而來往奔波于全國各地的商人們,很多人患上了久治不愈的疾病,他們就在武威城醫治。當時的絲綢之路上,各種動物猛獸傷人,也是常見的事,醫官們也多拿藥物醫治咬噬傷。因此,當時的醫生,不僅擅長使用藥物,還使用針灸和推拿,各種膏藥也成為臨床上常用的制劑。另外,河西由于糧食富足,酒也是入藥的輔劑之一。”甘肅省中醫藥研究院醫史文獻研究所張延昌所長說。

  張延昌指出,武威漢代醫簡中有大宗藥物的交易記錄,這也是中國目前最早的藥品零售記錄。武威漢代醫簡早于《傷寒雜病論》,是我國第一部方劑學,可謂“方書之祖”。《黃帝內經》已提出辨證施治法則,但缺少具體的臨床應用,醫簡則是以辨證立方來體現辨證施治的,并舉例說明了醫簡方是用之有效的。

  武威醫簡是獨一無二

  的原始醫學文獻

  專家認為,武威漢代醫簡是武威對中國醫藥文化所做出的重要貢獻。從歷史角度來講,中國秦漢時期的出土文獻中,只有湖南長沙馬王堆漢墓帛書和武威漢代醫簡。目前,武威漢代醫簡是最原始的醫學文獻,具有獨一無二的優勢。

  張延昌講,92枚漢代醫簡中,僅論及痹癥者占到了13枚,載有痹癥方劑6個,方證相應,組方嚴謹巧妙,且治法多樣,除湯劑外,亦有熏蒸、散劑、丸劑和膏摩之法,方后還有確切的療效觀察。這說明早在東漢之初治療痹癥就已經有了相當豐富的實踐經驗和比較成熟的治療方案。針對此,從1995年開始,張延昌便在深入研究醫簡組方用藥的基礎上,將武威漢代醫簡所記載的痹癥方劑應用到了臨床治療中,并成功配制出“祛寒逐風合劑”和“清熱逐風合劑”,用于治療風濕性關節炎、類風濕關節炎、強直性脊柱炎等疑難雜癥。

  隨著人們對武威漢代醫簡研究的日益深入,目前國內多位專家發現了這一具有珍貴意義的出土文獻,并將其中的方劑應用于臨床。如陳可冀院士認為醫簡中的“瘀方”“很有科學性”。現用其治療支氣管炎、乳腺炎、宮頸糜爛、腦膿腫后遺癥、菌痢、風濕性關節炎等,效果不錯;甘肅省中醫院風濕科將“治東海白水侯所奏方”“治魯氏青行解解腹方”等古方靈活地加減后用來治療多種疾病,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兩千多年前的漢代醫藥奇方仍能古為今用,惠澤后人。看來,當年長眠于旱灘坡的那位老中醫,可以笑慰九泉了!

(責任編輯:謝 靜 來源:)
葡京的网址打不开-澳门葡京网站打不开_官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