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懸泉遺址:漢簡考古的絲路奇葩

發表時間:2016-08-24 19:08:36  來源:

  筆者最近從著名漢簡專家、甘肅省文物保護維修所副所長何雙全那里獲悉,到目前為止,全國出土漢簡七萬三千六百多枚,而甘肅境內出土的就達六萬多枚(件),占全國總數的百分之八十二左右,其中僅敦煌懸泉遺址出土的簡牘有二萬五千多枚。

  茫茫戈壁,碎石遍地,人們想不到層層沙石下面,竟然埋藏著一座連接東西方的大型驛站,這就是懸泉遺址。何雙全就是考古發掘這個“地下世界”的親歷者。

  何雙全介紹,懸泉遺址位于敦煌市和安西縣(今瓜州縣)的中心點上,從這里出發距離兩地的距離都是六十公里。“發現懸泉的地方是一個戈壁高地,這里南靠三危山支脈火焰山,北臨西沙窩鹽堿灘,距離疏勒河流域漢長城烽燧線的距離只有十五公里,高地東南側有一個山溝直通一個山泉。” “懸泉就是因此山泉而得名。從那條溝里進去,有三股泉水,它們都是從半山腰中涌出,然后依次通過三層臺地,流入山溝。當地老百姓稱之為‘吊吊水’,非常形象地說明了懸泉一名的來歷。”

  今年,何雙全的工作重點就是懸泉遺址考古發掘報告的撰寫。何雙全介紹,這個驛站在西漢昭帝時期就已形成,前后使用了二百余年。最初是一個傳遞信件的機構,叫懸泉郵,隨著西域的開拓,驛站的規模日益擴大,設為懸泉置,東漢后期又改為懸泉驛,魏晉時期被廢棄,到唐代這里重新興盛起來,到宋代才被徹底廢棄。

  “懸泉置見證了漢唐絲綢之路的繁榮和衰落。當時從長安通往西域的一切郵件和前往西域的商賈均經過這里。”何雙全說。這是漢代驛置機關的首次發現。著名考古學家徐萍芳曾評論說,懸泉置的發掘是絲綢之路考古學上的“偉大發現”。

  何雙全說,從懸泉簡可以看出,隨著漢朝勢力的擴大,過往敦煌的主要有六種人:西域各國的使者和賓客,漢中央和地方政府官員、公務人員,歸義的羌人,官家的奴婢,由朝廷統一收集和安置的內地流民、刑徒(即流放的罪犯,送往敦煌“勞改”)。

  懸泉簡中數量最多的是各種官府文書,皇帝的詔書種類不少,但大部分殘缺,能復原成冊的不多,此外,涉及律令的有20多枚,包括賊律、田律、置吏律、盜律等。數量最大的是各種籍,有人事方面的《吏名籍》、《功勞案》、《驛卒名籍》、《戶籍》、《刑徒名籍》等,財經方面的《田》、《入租》、《錢出入》、《谷出入》、《契約券》等,也有登記車馬等資產的,記錄勞動日志、供給消費的,如《食雞》記有元康四年一年內消費雞肉的記錄,非常詳盡。這些簡牘對研究當時敦煌的社會環境和制度法規極為重要。

(責任編輯:謝 靜 來源:)
葡京的网址打不开-澳门葡京网站打不开_官方登录